我们说的太多,但是没有交流

《Reclaiming Conversation: The Power of Talk in a Digital Age》

<figure></figure>

我们说的太多,但是没有交流 — — 

我们一直在说话。互联网时代的人们说的话远多于此前的任何时代,因为这个媒介给了每个人一个随时都可以吐露心声的渠道。

它沉迷了每个人,人们越来越愿意透过屏幕联系彼此、宁可阅读电子邮件也不想见面或打电话。

这种新的媒介让人们陷入了困境。

然而,面对面的对话是基本人性,是社会和民主政治能否正常运转的基础。彼此充分呈现,彼此倾听。

👌 只有这样才能培养人的同理心,才能享受被理解的乐趣。对话促进自我反思,与自己的对话是早期人格发展的基石,并贯穿一生。而如今,即使我们彼此之间不断保持联系,我们的真心也在彼此躲藏。因为在屏幕上,人们只会想要展示自己想要的样子。

IYP未来将继续梳理这个话题,关于:数字技术对民主的破坏性。这是一种全方面的破坏,而不仅仅在于算法暴政数字极权主义数字殖民主义部落化回音壁社会极化 — 这些曾经广泛分析过的问题。

再一次,对话是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在上述情况下,这一切都构成了对对话的逃避,至少是那些开放性和自发性的对话,是我们在玩创意的对话,在这种对话中我们可以充分展现自己,并学会协商。

只有在这些对话中,同理心和亲密关系才能蓬勃发展,社会行动才能获得力量。

但是这些对话需要时间和空间,需要科学的思考方式和分析能力,需要公民的责任感。

👌 开始对话,而不是自言自语,是一种疗愈,是直接行动的一部分

数字媒介并不完全是坏事,它是一个自我挖掘的空间,它促进你审视自己,并梳理平日容易错过的情感细节;当你酝酿得足够丰富时,开启对话吧,由于内心丰富的素材,您将获得更高效的体验。

与我们之前曾经不断介绍过的对话技巧不同 — — 此前我们以社交工程操作为目标,即 狡猾的诱导性的和操纵式的 — — 这本书的主题应该是民主生活的关键部分,也是行动者促进联盟协作的基础。

未来我们将继续发布相关的建议技巧指南 — — 那些可能没有包含在这本书中的内容;现在先上传这本书,希望它在基础方面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