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 of Love》番外篇 ── 三小無猜

丁鈴拿起一隻熟透的石榴,窩到沙發裡去,「你還是那樣愛吃石榴。」 

姜圓回過頭來,「我只喜歡石榴的香味。」    

「你經常買一盤盤新鮮石榴回家,就只為了它的香氣?真不曉得你這叫奢侈還是浪費!」丁鈴盤起雙腿,津津有味地咽下多汁的石榴肉。

姜圓將電香薰座注滿礦泉水,然後灑上三滴快樂鼠尾草香薰油,混合兩滴天竺葵,將時間調為兩小時,轉身到廚房洗滌雙手,順手取過一隻青蘋果,坐到丁鈴身旁。

「為何對石榴香味情有獨鍾?」丁鈴好奇。

姜圓一怔,「或許因為石榴裡……有着回憶的味道吧。」

「是回憶裡的那棵石榴樹,還是樹下那個兒時玩伴?」

姜圓白丁鈴一眼,「你管我。」

丁鈴扔掉果核,不懷好意地問:「你猜我上星期在大學飯堂碰見誰?」

姜圓沒好氣,「小姐,飯堂內統統都是你的熟人,你叫我怎麼個猜法!」

「猜猜嘛。」丁鈴軟磨硬纏。

姜圓狡黠地笑,「我就知道你會忍不住告訴我的。」

丁鈴倒在沙發裡放軟身體,擺出一臉沒趣,「你淨會欺負我。」

「沒法子,誰叫我的好奇心有限。」姜圓咕咕笑。

「是郭恆和郭力,還有他女友。他還問起你呢!」

姜圓一楞,半晌才回過神來,「枉你還是大學生呢,一句話也講不好。到底是郭恆問起我呢?還是郭力?」

丁鈴竊笑,「還以為你會問到底是郭恆的女友,還是郭力的女友。」

姜圓從沙發上取過一個墊子扔向丁鈴,「發神經!」

丁鈴伸手在半空中接過墊子,抱在懷裡,「問候你的是郭恆,在飯堂陪女友吃飯的是郭力,那女孩好像叫徐甚麼的,記不清楚了。」

姜圓蜷縮在沙發裡,囁嚅地說:「他們好嗎?」

「是『他們』還是『他』?」

「Whatever!」姜圓頭也不抬,只揚揚手表示是誰也沒關係。

「既然想他,為何不去見見他?看得出他仍關心你。」

姜圓將頭擱在丁鈴肩上,「鈴,亮天不也在等你嗎?為何你卻不肯再見他?」

丁鈴欷歔,「有些事情,過去了便不能回頭;即使回頭,亦已不是那回事了。」

「那現在你明白了吧?」

丁鈴緊抱雙膝,「嗯。」

電台正播放「First of May」,不老旋律輕柔地流曳,填滿這小小空間。姜圓靠着丁鈴,靜靜地咀嚼那首曾經屬於她和郭恆的歌。

When I was small, and Christmas trees were tall,
We used to love while others used to play.
Don't ask me why, but time has passed us by,
Someone else moved in from far away……

「別問我為甚麼,時間只是默然流過;後來又有另一些人進駐我們的生命……真諷刺,我和郭恆的主題曲,最後卻竟變成我倆的寫照。」姜圓自嘲。

「這何嘗不是所有人的寫照?你和郭恆、我和亮天……」

每個人都擁有一個專屬的舞台,可惜舞台只能容納一位主角,其餘所有人等,再深刻再難忘都只能飾演過客,隨時間淡出,最後只留下一個淡淡的印。可是當中的某段過去、某些曾經,卻會隨年月變得更鮮明,更深刻,就像姜圓記憶裡的那幢大宅、那棵石榴樹、那首「First of May」和郭氏兄弟。

姜圓閉上眼,恍惚間,那段記憶徐徐脫去模糊的外衣。一切歷歷在目,彷彿當中那些逝去的光陰不復存在,身邊的一切都不曾改變。

                                                                                          ****

零星的光柱在茂密交錯的葉尖間灑下來,不曉得附在哪根樹幹上的蟬互相呼應着,在烈日下合唱大自然鳴奏曲。

小小姜圓躲在大宅花徑的石榴樹下抽噎,忽然,一個不修邊幅、滿身污泥的小男孩拉開大閘,好奇地向姜圓走去。

男孩放下手上竹簍,蹲在姜圓身前,「你是誰?為甚麼蹲在這兒哭?」

姜圓連忙揉揉雙眼,瞪着眼前這個髒兮兮的小傢伙,「誰說我在哭?沙粒跑進眼睛罷了!你又是誰?難道老師沒教你問人家名字前應先自報名號嗎?看你滿身泥濘像剛自坑渠爬出來似的,這可是私人地方啊!」

男孩被搶白,連忙挺挺身子,「咄,你又很乾淨?臉哭得像花面貓!我可是在這兒長大的!」

「力,你又在欺負小朋友了?」身後傳來一把青澀但沉實的男聲。

姜圓抬頭,弧梯頂端站着一個大男孩。

「哥,我哪有欺負她,是她……」

小男生正欲分辯,大男孩即揮手打斷他的話,「無論如何,男生對女生都應該忍讓。」

姜圓掛上勝利者的微笑,感激地瞇起雙眼,即時喜歡上這位正義的大哥哥。

大男孩看來雖只得十一、二歲,卻已散發着溫文儒雅的氣度,令小姜圓立時聯想到童話故事裡勇救公主的王子。

小男生撅撅嘴,一副不服氣的表情,狠狠地瞪姜圓一眼,然後提起地上的竹簍,轉身往二樓跑,不料被哥哥伸手逮個正着。

「還不道歉?」

「我……」小男生欲作最後掙扎,可惜還是敵不過哥哥的威嚴,只得妥協。

小男生別轉臉,晦氣地說:「對不起。」

大男孩這才滿意地鬆手,小男生即時一支箭似的逃回屋裡去。

「對不起,他太頑皮了。」大男孩走下迴旋梯,掏出一方手帕遞給姜圓,「我叫郭恆,住在二號的,你新近搬進來?」

姜圓接過手帕,「謝謝。我住一號,爺爺的房子。」

「你是姜伯伯的孫女兒?姜伯伯生前經常邀我和弟弟吃茶點。」

「爺爺是世上最棒的人了!可是爸媽說他上月去了天國,再也不能給我買糖果了。」

郭恆憐惜地注視小姜圓,「所以你躲在這裡哭?」

這次姜圓並沒否認:「我不喜歡住在這兒。又殘又舊,到處長滿樹和雜草,還有毛蟲!你無法想像牠們有多可怕!」

郭恆蹲在姜圓身旁,溫柔地安慰這個受驚的小女孩,「剛住進來的時候,我跟你一樣討厭這大宅,感覺像從城市一下子搬進深山似的,可是很快便愛上它。」

姜圓好奇地仰望郭恆。

「這大宅不錯是殘舊些,可是卻隱藏着不少冒險勝地。」

「冒險勝地?」姜圓更好奇了。

「嗯。這大宅一共三伙,一、二號在二樓,地下的三號住着黃氏夫婦。黃宅旁有個小小的後花園,是我跟弟弟的藏寶地。接連二樓的大花園則是我們的冒險勝地,那兒還有一口天然井呢!」

「真的?」

「我這就帶你去。」

其實那不過是幾條水柱沿着石隙流向地上的石盥,像人家花園裡的小鯉魚池,嚴格說來算不上是一口井,水倒也十分清澈。不過對小學生來說,這口「井」已足夠讓他們將小花園幻想成小說中的魔法森林。

姜圓看罷嘖嘖稱奇:「水自哪兒來?」

「這我也不太清楚,管它呢!」

姜圓永不會忘記那個充滿笑聲的仲夏。自己整天跟郭恆郭力滿山跑:提着竹蔞到山腳的淺溪摸魚苗小蝦,在山間追逐野貓,將收集回來的汽水蓋偷偷埋在後花園的大樹下……

即使颱風肆虐,不能往外跑的日子,小姜圓也會到郭家作客。

郭宅是小姜圓的天堂,那裡永遠有美味的茶點和醉人的音樂。姜圓最愛聽「First of May」,愛屋及烏,幾乎同時迷上那個兩小無猜的經典電影故事,並且認為離家出走是世上最浪漫的事情。

下雨天,三人齊齊窩在屋裡。郭恆看小說,郭力吹口琴,姜圓悶了便拉着郭氏兄弟陪她下棋。

郭力老愛氣弄姜圓,而郭恆總是處處護着她,替她出頭。

八歲生日那天,郭氏兄弟決定為姜圓辦生日派對,郭家上下都準備了生日禮物:郭伯伯送立體故事書,郭伯母送紗裙,郭恆送日本娃娃,郭力則奉上他那隻寶貝口琴。

「這娃娃好可愛!」姜圓愛不釋手。

郭伯母輕撥小姜圓稚氣的流海,「這是 Jenny 娃娃,將來你長大了,必會像 Jenny 娃娃一樣漂亮。」

吃過蛋糕,姜圓急不及待換上郭伯母送的那襲公主紗裙,在鏡前轉了一圈又一圈。

「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婚紗!郭大哥,我像 Jenny 娃娃嗎?」

「比 Jenny 娃娃還要漂亮呢,對不對,力?」

「嗯。」郭力一反常態,並沒有借機挑剔譏諷。

姜圓取過茶几上那張白色針織桌布,披在頭上,「郭大哥,我們結婚好嗎?我要做最漂亮的新娘。」

郭恆蹲下來,「傻瓜,哪有女孩子主動向男生求婚的?」

「那……你向我求婚不就行了嗎?」

郭恆從茶几上捎來一個汽水拉環,單膝跪下,「小公主,嫁給我好嗎?」

姜圓高興得不住點頭,模仿電視劇女主角說「我願意」。

郭恆將拉環套在姜圓的無名指上,然而姜圓太小了,那隻信手拈來的「指環」不住滑下。

「這指環太大了。」郭恆笑說:「待你長大後,我再買一隻合尺寸的給你吧。」

姜圓跺起腳在郭恆臉上親了一下,電視劇女主角都是這麼做的。

「你怎麼隨便吻我哥!」郭力起來抗議。

姜圓卻很得意,「我也常常吻爸媽和郭伯母,為甚麼就不能吻郭大哥?」

郭力氣得漲紅了臉,「總之就是不應該!」

「你無理取鬧!」姜圓雙手扠在腰間。

郭恆啼笑皆非,「這麼一樁小事,別吵了。」

「聽到沒有,你哥叫你住嘴!」小姜圓有恃無恐。

郭力不甘示弱,「叫你住嘴才真!」

「姜圓乖,別跟阿力計較。」郭恆輕按姜圓左肩,「不過阿力也不全錯。女孩子長大後,決不能隨便獻吻,知道嘛?」

姜圓乖巧地頷首,珍而重之地將「指環」放進背包裡。

「郭大哥……」

「嗯?」

姜圓伸出小指,「我們來打勾勾:十年後的今日,你再送我一枚真的指環好不好?」

郭恆只當是小女孩的家家酒遊戲,並不當真,「十年後你還會喜歡郭大哥嗎?」

姜圓肯定地點點頭,「當然,你可是我的丈夫啊!」

郭恆被天真單純的姜圓逗樂了,便順她的意跟她打勾。

後來,姜圓自然明白世上原沒有不破的承諾。

莫說只是小孩子打勾,就是成年人的口頭承諾,甚至白紙黑字的契約婚書也不能保障甚麼;尤其是婚姻,只消其中一方不高興,隨時都可以解約,各走各路。

但當年,姜圓真心以為那承諾代表一生、一世。

曾經,姜圓以為那段三小無猜的快活日子會得持續到永遠;曾經,姜圓以為他們三個會活在那幢大宅裡直至耄耋。

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姜圓永忘不了十六歲的那個仲夏:花徑依舊舖滿落葉,一串串爬在大閘頂的炮仗花正壯烈地爆發,一如她首次踏進這大宅時一樣。

「對不起,今年不能陪你慶生了。」郭恆歉意地攤攤手。

「那天有事要辦嗎?」姜圓仍未意識到空氣中那絲不尋常的氣味。

「我要到美國升學,後天便起行了。」

啪地一聲,又一串炮仗花將苞裡的悶氣一吐而盡。

嗡的一聲耳鳴炸得腦海一片空白,樹上蟬鳴驀地變得刺耳非常。

良久,姜圓虛弱地呢喃:「為甚麼?」

「我若繼續留在你身邊,你永不會真正長大。」

姜圓彷彿聽見自己的童年隨着那串炮仗花爆發,在捻指間灰飛煙滅。

「藉口!你離開,是為了你自己而不是為了讓我長大!」

郭恆別轉臉,「隨便你怎麼想吧。」

「我問為甚麼,只是想知道為甚麼我是最後知道的一個。你用不着急於交代離開的理由!」姜圓拋下那句話即轉身奔回屋裡關上大門,錯過了後來那一幕。

「看見了?她並非如你想像般幼稚。」一直躲在後花園的郭力站出來替姜圓辯護。

「終有一天,她會明白這是最好的結局。她總不能一輩子活在童話世界。」

郭力已長得跟郭恆一樣高,曬成蜜棕色的皮膚配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眸,構成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對你來說,這誠然是最好的結局。」郭力給大哥鄙夷的一眼,「但可別忘了當初是誰一手替她築起那堵童話世界的圍牆!」

郭恆自辯,「所以今天我才不得不親手為她打開那扇通往外界的門呀。」

郭力倏地握拳揮向郭恆,郭恆閃避不及,吃了一記重拳,嘴角冒血。

「你瘋了!」郭恆踉蹌地往後退。

郭力以利刃般眼神逼視哥哥,「這些年來沒長大的是你!你以為自己仍是那個事事勝人一籌的大哥哥?也許在姜圓眼中,你依舊玉樹臨風,但事實你只是個可憐的懦夫!」

郭力冷哼一聲後拂袖離去。

                                                                                          ****

姜圓已忘了當時有多心碎,只知道那時哭累了便睡,睡醒又繼續哭,雙眼腫如兩顆核桃。最後,她還是捨不得就這樣跟郭恆分手,匆匆趕到機場送別。

「不氣了嗎?」郭恆柔聲說。

「若你忘掉那個約定,我會氣一輩子!」姜圓說罷撲進郭恆懷裡,她要記住他的氣味。

半晌,郭恆說:「夠鐘了。」

姜圓伸出小指,指上卻套着八年前那隻暗啞的汽水拉環,「來打勾吧。」

郭恆動容,鄭重地扣住姜圓的小指。

可惜那兩隻緊扣的小指始終沒能扣住郭恆的心。

礙於時差關係,兩人視像通話的機會微乎其微。最初仍堅持每日短訊留言,在社交平台互相貼圖點讚;漸漸,短訊由每日幾條變兩日一條;再後來,只有在特別節日才會收到片言隻字。

十七歲生日當天,姜圓收到的卻是電郵:

早陣子趕論文廢寢忘餐,未能常常跟你聯絡,看在那份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生日禮物份上,原諒我吧。
小圓,生日快樂!
郭恆

中午,郭力送來一隻日本和服特別版 Jenny 娃娃。

「大哥託我交給你的,生日快樂!」

姜圓接過 Jenny 娃娃,俯首無言。

翌年,郭力又送來一隻 Collection de Royal Crown 的皇冠狀白金鑽戒。

「我哥雖然一向寵你如小公主,也用不着拿皇冠指環替你加冕吧?」

「好漂亮!看。」姜圓將指環套在無名指上,高舉右手,在陽光下欣賞了好一會,然後徐徐脫下遞給郭力,「拿回去退錢吧,太貴重了。」

郭力錯愕,「那怎麼行?是我哥給你的生日禮物……」

姜圓堅持,「你是高中生,不應花太多錢逗我開心,不值得。」

「你在講甚麼傻話?這是……」

「郭大哥從來不叫我小圓的。」

郭力頓時啞口無言。

姜圓將鑽戒放回盒內,「從一年前那封電郵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將永永遠遠失去郭恆。」

「對不起。」

「其實你無需要這麼做。」

「那我又能怎樣?」抑壓多年的心意此間傾瀉而出,淹沒了郭力的理智,「乾脆告訴你我哥交了女友,早將你丟在腦後?告訴你我不忍見你難過,所以冒充他寄電郵給你,拼命兼職打工買你最喜歡的 Jenny 娃娃?還是該告訴你,我痛恨自己當初不夠成熟故意跟你鬥氣,令你錯愛我哥?」

姜圓惻然動容,禮物盒自她間滑落墮地,「力……」

「他早就忘了那個約定,可是我沒有!我一直不肯到外國升學也是為了你,你知道嗎?」郭力扳住姜圓的胳臂猛搖。

「我……」姜圓抿抿雙唇,「對不起。」

郭力心如刀割,「即使他這樣對你,你仍不後悔?」

姜圓別轉臉,「愛一個人是很卑微的。」

郭力鬆開手,解嘲地笑,「對,這個沒有誰比我更清楚。我明白了,我們是好朋友。」

姜圓莫名揪心,「對不起。」

郭力揚揚手,轉身離開。

                                                                                       ****

丁鈴輕推姜圓,「噯!」

「嗄?」

「你還好吧?」

「嗯,沒甚麼。」

「又在想那個送皇冠鑽戒給你的人?」

姜圓搖頭輕嘆,「太親愛,太珍惜,所以只好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會送鑽戒的好朋友?」丁鈴竊笑,「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我倒想認識認識,說不定能撈到一隻半隻鑽戒呢!」

丁鈴只知姜圓一直念念不忘那個曾經送她皇冠鑽戒的男人,卻不曉得那人是誰 ── 他是姜圓心坎裡收藏得最小心的秘密。

「他?」姜圓嘴角掛着個苦澀的笑容,「他是個會認真對待約定的男人 ── 即使那是別人的約定。」

                                                                            ~~全文完~~


 >> 返回章節目錄 <<    


初稿14.03.2002,修於31.07.2020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By becoming a patron, you'll instantly unlock access to 7 exclusive posts
8
Images
By becoming a patron, you'll instantly unlock access to 7 exclusive posts
8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