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女孩對我說】阿敏說:如果我讓你等,你願意嗎?

當時雖然我人已經到曼谷,但其實我沒什麼特別的動作,最特別的就是開個網站。


在那個我和阿敏有點熟又不敢說太熟的日子裡。


阿敏對我的予取予求,可沒有比現在還不誇張,只是,阿敏很有規矩,她知道我始終認為有付出才有收穫,不管妳付出什麼,但不勞而獲這件事情,在我這裡是行不通的,所以她從來也沒有不明不白地開口跟我要錢過,但就算是這樣,她也沒有停止對我的套路,只是我一直不中她的圈套,她應該也覺得蠻困擾的,甚至我覺得如果提到我的話,她應該是一大堆怨言才是。


那時候,三不五時我就在外流浪,有時候看到阿敏的訊息,都已經是兩三個小時以後的事情,晚上我也不一定有辦法回她,甚至她想找我出去玩的時候,我還是沒有時間陪她,但這本來就是沒辦法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每天都待在房裡等她約我,而且我本來就不是那種會快速回訊息的類型,大概是因為我這種個性的關係,那時候不管我對阿敏說什麼,她都覺得我在說幹話,我⋯⋯算了,反正本來就是這樣,不管我說什麼她都不願意相信,她就是這樣。


或許大家會感到疑惑,我明明是為了阿敏才搬到曼谷,但我生活的重心卻不在她身上,喜歡她但重心不在她身上,很奇怪嗎?我的路線就是這樣,給各位參考。


從晚上八點開始,我只要出門,就幾乎不會看手機,有很多次,甚至因此錯過阿敏感性的真情(?告白。


某天我還在去NANA的路上遇到阿敏,那時我在NANA附近的一家7-11買HALLS,莫名被人從背後拐了一下,轉頭發現是阿敏。



阿敏:你故意不看我訊息是不是。

阿敏:你現在回頭。

阿敏:走回去你房間等我電話。



阿敏不等我回答,說完就跑回去找帶她出門的顧客,還一臉笑咪咪的,為何對別人就這麼溫柔的感覺,對我就一臉凶狠,奇怪欸,而且是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她就這樣。


後來她來找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想找我出去吃飯而已,但我推測,應該是她想去的店,沒有半個人想陪她去,在她們的觀念是這樣,某些店不能一個人去,所以對她們來說,我根本就是邪教徒,因為我可以一個人去吃燒肉,一個人去居酒屋,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唱KTV,或是一個人遊樂園⋯⋯等,聽說過我會這樣的人,10個裡面,大概有555個會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該不該開口跟我要錢,阿敏有好幾套不同的方法,跟各位分享其中一招,如果當天她想跟我收錢,吃飽喝足以後,她就會在我房裡住下來,然後⋯⋯想盡辦法引誘我做些道德淪喪的事情,之後我就會主動給她錢,有時候我一整晚都不理她,而且晚上還睡得很安穩,她最後的機會就是隔天早上,我喝完咖啡的時候。

我早上起床如果不喝杯咖啡,我就只是隻無腦的蛞蝓,所以她會比我早起,在熱水壺裡面準備好熱水,等我起床她就會馬上煮杯咖啡給我,啊,我忘了先告訴大家,阿敏是裸著煮咖啡的,這招對我來說就有點太過分了。


這天就是這樣。


我喝完咖啡,裝作沒事,起床刷牙洗臉,離開浴室走回房間的時候,阿敏保持全裸躺在床上,然後我的理智就斷線了。


後來我打開保險櫃,準備拿錢給阿敏,她卻要我下午再給她,我一時還搞不懂怎麼回事,結果她說。



阿敏:我下午再來找你。


我:為什麼?


阿敏:你怎麼好像不是很想看到我。

阿敏:不是因為我才跑來曼谷的嗎?


我:我⋯⋯

我:妳怎麼突然這樣。

我:感覺怪怪的。


阿敏:要還是不要看到我。

阿敏:你直接跟我說。


我:要。


阿敏:好,那你等我電話。



現在大家看到這裡,可能不覺得哪裡奇怪,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不覺得我們有發展到,她會這樣跟我說話的程度,所以她突然變成這樣,對那時的我有多衝擊,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辦法想像。


等人的時間總是非常無聊,尤其是等阿敏,她跟大多數的泰國妹子差不多,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約兩點,五點來,約五點,八點來,沒說時間的話,搞不好根本不會出現。



反正空等也是無聊,我傳了個訊息給阿莉,和她約吃午餐。


阿莉:我想睡覺。

阿莉:昨天喝太多酒,我不想中午出門。



嘖,不然阿珍好了,每天就只吃一碗麵,這樣怎麼可以。


阿珍:我才剛煮給飯我兒子吃。



現在要怎樣。


事不過三,我絕對不會再約第三個,不然等等又被拒絕怎麼辦,雖然我的內心蠢蠢欲動。


最後我自己去吃漢堡,中午我在Terminal 21的美式漢堡店,點了兩個漢堡套餐,解悶啊,解悶就要吃熱量爆掉的漢堡才開心,一個是滿滿的起司,拿起來還會黏住手的那種,另外一個是滿滿的花生醬,拿起來會流下來的那種。


還沒吃完,阿敏就打來約我了。



阿敏:你在哪啊?


我:Terminal 21。


阿敏:你沒別的地方可以去嗎?


我:你不在我就沒有。


阿敏:亂講,我已經在車上了,大概30分鐘就到。



聽到她說馬上到,不趕快回房間等她怎麼可以,我馬上用最短的時間吃完桌上的漢堡,跑回飯店的時候⋯⋯阿敏居然大包小包的,站在飯店門口等我,根本就不到10分鐘而已,這個人,不只晚到不準時,早到也不準時,根本不懂她到底是怎樣。



我:為什麼帶這麼多東西?


阿敏:我要在這裡住一個禮拜。


我:為什麼?


阿敏:不歡迎?



不先講的內。



我:歡迎。

我:反正我也沒事做。


阿敏:你看起來好像沒有很開心。


我:我沒有,我只是有點嚇到。

我:那要幫妳準備什麼嗎?


阿敏:不需要,都在這。



也是,那堆行李比我的東西還多啊,我幫阿敏拖著行李往電梯走去,走過去的時候還被關心了一下是哪層的,我邊拖行李還要邊拿房卡出來證明,這樣大家知道她的行李有多誇張了吧?

大廳的服務小哥還一直要幫我送行李上樓,算了吧,就推上去而已,讓你們幫忙推我還要等,我最討厭等了,而且除了要等以外還要給小費,小費應該要開心才給,不開心還要給真的是讓我很煩躁。


反正,我推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好不容易進房間,阿敏就開始把她的行李拆封,然後把衣服掛上,化妝品擺到桌上,其他的梳洗用具也放到浴室裡面。


阿敏:你房間怎麼沒打掃?


我:我今天本來就沒打算要出去很久。

我:所以,我就沒有讓她們來打掃。


阿敏:不行,你現在就通知她們要打掃。

阿敏:她們來的時候,我們去逛街跟吃下午茶。



當時,我們很少在下午見面,所以那天我印象深刻,我們先去After you,吃了一碗不知道在甜什麼的泰奶雪花冰,她吃得很開心,我假裝吃得很開心,太甜了啦。


後來她說晚上要做菜給我吃,所以吃完以後,馬上就拉我去超市買菜,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阿敏會做的料理就10001種,只覺得她要做菜給我吃,有種幸福的感覺。


逛超市的時候,她幾乎只要一看上眼就把東西丟到購物車裡,逛半圈而已,購物車就快要滿了,有種像是要辦桌的感覺,我甚至一度以為,等等我回家的時候,該不會一堆人在樓下準備來開趴吧?結帳的時候,還被店員白眼,其實我很想知道,泰國是沒有乘以幾的按鈕嗎?同樣的東西也要一個一個刷,最後我的收據跟我的身高一樣高欸,我都覺得莫名其妙。


回到房裡的時間大概是傍晚,阿敏開心的在廚房準備晚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廚房有這麼多食材,幫她一起把東西都放到桌上以後,阿敏就叫我去旁邊乖乖等,其實在旁邊我也沒啥事做,就是看看netflix、YouTube之類的,總不能阿敏在忙,然後我自己躲在那邊打電動,這樣似乎有點奇怪。


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阿敏端出一盤,神奇的炒泡麵,這東西怎麼做兩個小時我也不懂,我自己是覺得啦,跟做得好吃比起來,花兩小時只做出這盤料理,難度還比較高。


大概晚上八、九點的時候。



我:妳今天不用工作嗎?


阿敏:你想出去玩嗎?


我:要去哪裡玩⋯⋯


阿敏:我這禮拜都不工作。


我:是嗎?


可能我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阿敏:這是今天第一次。

阿敏:第一次覺得你因為我做的事情開心。


我:哪有,所以不工作的話要不要出去玩?


阿敏:可是我想待在房裡。


我:沒事待在房間裡面做什麼?

我:走吧,我們出去玩吧。

我:妳想去哪裡都可以。


阿敏:那我要去日本。


我:日本個屁⋯⋯



我們後來去了阿敏朋友開的店,只是現在已經收掉,所以我就不講店名,當天很有趣的是,阿敏的朋友把頂樓的小座位留給我們,照她的說法,頂樓本來就不是用來招待顧客的,那是個很有氣氛的頂樓小雨棚,裡面有張舒適的沙發,美美的燈光,讓人可以舒適地躺著喝喝飲料、吃吃東西、聊聊天之類的,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愜意生活的好處。


我們在頂樓待了幾分鐘而已吧,阿敏的朋友就端了幾杯飲料和幾包零食上來。



阿敏的朋友:欸,阿敏,妳第一次和朋友來耶。


阿敏:不喜歡喔。

阿敏:他叫Yoyo。



她朋友其實蠻可愛的,但我一直有種即視感,好像在哪裡看過她,不過我也不敢問,所以到現在還是我心裡沒解開的謎題之一。


阿敏的朋友:不打擾妳們聊天囉。


我跟著阿敏一起微笑揮手,阿敏的朋友其實沒聊幾句,就回去顧店了。


阿敏:幹嘛,喜歡喔。


我:什麼啊。


阿敏:這樣看人家,還一直笑,是喜歡人家喔。


我:不然我應該要哭著跟她說話嗎?


阿敏:你這個人真的不太正常,我覺得你根本就瘋了。

阿敏:一般會有人從東京搬到曼谷的嗎?

阿敏:大家都想搬去東京好嗎?


我:才沒有,東京哪裡好?


阿敏:曼谷哪裡好?


我:有妳就最好。


阿敏:我很認真在問你欸。


我:妳怎麼會覺得我不認真。

我:其實妳如果直接拒絕我的話,我明天就會買機票回去。


阿敏嘴裡念念有詞做了一個鬼臉。


阿敏: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


關於這件事情,從認識阿敏開始,她從未直接或是委婉拒絕我,也從來沒有做過踰矩的事情,就像我幾乎沒有親口和阿敏說過,我喜歡妳之類的話,不說穿的事情,不管遇到什麼狀況,我們都可以堅持下去。


我:所以如果妳要我回家,妳要直接一點。

我:不然我就會一直在這。


阿敏:你不要一直亂說。

阿敏: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喜歡我。


我:我哪有喜歡你。


阿敏:⋯⋯

阿敏:你再說一次試試看。


我:因為,看到妳⋯⋯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很開心。

我:沒有辦法控制地很開心。


阿敏:有說跟沒說一樣。


我:所以妳要不要跟我結婚?


阿敏:不要亂講啦,等等被別人聽到我怎麼辦。


我:妳答應的話,我才不知道怎麼辦。


我吃了一記強烈的阿敏正拳。


阿敏:所以你真的是來找我的喔?


我:不然咧。


阿敏:那你之後要怎麼生活。


我:不知道。

我:除了找妳,我還沒想過別的事。


阿敏:是喔⋯⋯

阿敏:那我問你。

阿敏:你是不是很討厭我的工作。


我:我不討厭妳的工作。

我:但我討厭妳工作的時候遇到的人。

我:一直盯著妳看。


阿敏:包括你自己。


我:對,我也蠻討厭我自己的。


阿敏:神經病。


我:妳最好是小心一點。

我:有個神經病跑來曼谷找妳。

我:妳居然還搬來跟他住一個禮拜。


阿敏:那我問你喔。

阿敏:如果我讓你等我,你願意嗎?

阿敏:在我確定你是認真的之前,我是不會喜歡你的。


我:妳現在還不能確定?


阿敏打開她的手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手機裡面的訊息,我算不出來有幾個人跟她告白,太多了吧。


阿敏:所以你還覺得我確定嗎?


其實這件事情,現在回想起來我反而會覺得,當時她搬來跟我住,是不是因為那時候正想著要跟韓國男友分手呢?


欸咦,果然還是不該多想。


後面的一個禮拜,我們一起做了不少事情,大概也是這個時期,我們的關係瞬間提升不少,甚至我也覺得,默認對方是交往對象,也是這個時候開始的,我曾經有說過,我和阿敏是不知不覺間變成現在的關係,我們沒有什麼感動的告白,也沒有什麼招數套路之類的,我們就是很正常很開心的一起過生活,偶爾嘴砲一下,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樣的關係了。


我原本以為,說不定我會因此就對阿敏感到厭煩,這樣我可能就會變回普通的上班族,可惜,每天都有阿敏在的日子,其實還蠻開心的,雖然她個性不好又任性,脾氣暴躁又沒耐心,可能我真的有點M,對她這種態度完全可以接受,甚至還有點覺得不錯,只是,也沒有別的女孩子敢這樣對我,所以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阿敏限定。


不過那個禮拜的事情,我們之後再聊吧。



下週

阿莉說:我才不要你的錢



這裡是Yoyo,各位在曼谷夜晚的好朋友。


預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夜晚。

Become a patron to

49
Unlock 49 exclusive posts
Be part of the community
Connect via privat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