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緣家書】初選結果的一點隨筆

無論時代如何改變,看見改朝換代,始終令人充滿希望。

前幾天有朋友問,為甚麼我的背景會支持一個抗爭青年參選 (利申落名支持了張崑陽)。除了因為呢十年睇住佢大,亦覺得上一代太多包袱,很難有任何新氣象。他們一些風格,不同世代自然不會完全認同,但假如完全一樣,社會又怎會進步?

朋友然後問:你不覺得解決問題,最終也要走回中間才能有共識?我說,舊電池就算當broker走到中間,也沒有代表性,只會湯家驊化,為不同既得利益集團當棋子;要政權接受、學懂和新生代共生,那才是真正的共識。

朋友又問,但香港的中老年始終才是主流,有錢有地位,他們可以做甚麼?我說,正因為上一代人基本上衣食無憂,自然欠缺行動力,提供思考方向供參考、有形或無形資源、經驗和moral support,已經是很好的分工。假如選一些比我們還要溫和的人,他們能做到的,我們就算不在議會也能做到,有甚麼意思呢?

朋友最後問,香港甚麼時候可以回復正常?我說不知道,也許永不可能,但形勢出現時,一定會出現能凝聚香港由深黃到淺藍、中藍所有真香港人的聲音 (15%屈系深藍可徹底放棄),大家也一定有重要持份角色;但假如形勢未到而強求和諧,結構性問題未解決,那也是偽和諧。

Mandate比議席重要,這是威權政體下選舉的最大意義。相信同代人大部份也情願追尋未知的希望,人應該知所進退,這才是命運共同體內的分工。

Become a patron to

693
Unlock 693 exclusive posts
Listen anywhere
Connect via privat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