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仔螺獅粉
 
從前有一個鍾意車大炮既蛋散,叫做朱明健。 佢既興趣係食軟飯、講大話同扮大人。 『我之前開杜卡迪』 『咁個杯面雖然我問你借左五十蚊先買到,縱使它批發價是四元我都係要收番您五蚊』 每日返工對住一個咁既同事;未來二十年對住一群如此模樣的下一代。 任何問題都只是停留在假設; 霎時間,朱佬泊到一個好碼頭,開設了一檔摩托車用具店,買了一堆貨不對辦的玩具。 有一個人默默地在漆黑中行走,縱使他沒有一個朋友。星期四是百佳特價日,我很清楚九折有多重要。 而每當有時間和假期,標誌著有一堆更重要的事需要注意。 當一個人變得遲鈍。 走夜路的人正尋找一支團隊。 當朱仔變成朱老板,其實佢既人品都係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