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英雄其实是你

《Little Brother & Homeland》

最重要的英雄其实是你 ——

这里是两本书,在斯诺登泄密第7年也是香港抗议运动的次年,它推出了合订的新版。

斯诺登为它写了一篇序言;他指出了透明度革命能否成功的最关键问题 —— 也就是我们曾经在《超越透明度革命》中作出的分析。

今天再次阅读这两本书,您将能够找到别样的感觉。

这两本书非常著名(虽然不一定在中国著名),于是我们就不写推介了,而是引述作者的一段话,如下:

在举报 AT&T 的吹哨人 Mark Klein 走进电子前沿基金会旧金山办事处两年后,在 2008年我写下了关于监视和抵抗的小说《Little Brother》,他被勒令构建暗房以便让国安局间谍可以非法监视整个互联网。

此后的几年中,监视和反监视一直在稳步增长,从而激发了更多的吹哨人站出来,使人们对当权者如何使用联网计算机来维护其权力有了新的认识。

十年前的这个月,芬兰宣布互联网接入是一项基本人权,人们笑着指责。十年后,我们已经从争论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必然涉及互联网转变成了显而易见的事实,即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需要互联网。

斯诺登在离开香港酒店房间前往流亡地时,带走了一本《Homeland》 — 《Little Brother》的续集。在上述两本书新版的导言中,斯诺登讨论了在网络的推动下、在全球网络声援运动的支持下,香港起义的迹象一度充满希望。

而今天,香港的起义已经灰飞烟灭,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已经开始。如果你需要证明网络在解放性和压迫性的刀刃上是平衡的,这就是。

有一个故事说,数字权利运动之所以开始,是因为技术崇拜者们确信互联网会让我们所有人都获得自由;但如果你有这种确信,为什么还要发起一场运动呢?不,这场运动的存在归功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任何对技术了解得足够多、能够欣赏其解放潜力的人,就一定会对它的压迫性潜力感到恐惧 ……